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闺房经验谈
闺房经验谈
修剪体毛的惊喜-
现在虽是大白天,但一想到昨夜的情景,我就忍不住脸红和心跳 , 彷佛感到乳头又挺硬起来,热腾腾的液体一下子就润湿我的花蕾...... 今天已不知是第几次这样子了!-
我只是稍稍把下身的毛修了一下,没想到丈夫却兴奋成那个样子。 当时我们正互相爱抚着, 他的手一碰到我的丘陵,立刻把我的裙子掀了起来,又一把扯下我的内裤,等他看清楚了,猛然的就要去舔。
-我实在非常害羞, 这样暴露在丈夫面前,太不自在了,身体整个都僵硬起来。 突然... 那柔软的地方被咬、被手指捏着,又不断地被吻着,丈夫的呼吸一直刺激着那个地方,真是太舒服了!
- 「更用力一点,用力一点.... 」-
我在心??这样呼唤着,心??每喊一次,身体就大大的扭着。 丈夫的攻击也愈来愈猛烈, 过分的兴奋之下,我不禁脱口而出: 「快! 快上来! 」我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快乐过了!-
丈夫放松了一下, 我的兴奋尚末退下,看看他,是的,他的精神仍然那麽旺盛!-
「再让我看看! 」说着, 又伸手拉开了我的大腿: 「真性感! 这个形状真好看! 」接着又伸出舌头从小丘上往下舐来舐去, 那动物性的「啧啧」声又刺激着我, 我把身体弯成弓形,喊着: 「不行,不行! 」又再度达到顶点。
-像这样强烈的体认,是我头一次经验到的。 我为什麽会去整理那个地方呢?
-那是我在电视上看了一部蜜月电影而得来的灵感, 一边看着,不知不觉自己也感到兴奋起来。 我情不自禁地去抚摸那发烫的地方,摸着摸着,忽然觉得这个地方跟少女时代有多麽大的不同啊!??好像那块草丛太密了一些,隔着这丛草,多麽不容易感觉肌肤之亲啊!-
灵机一动, 我半恶作剧地想到如果把这些青草去掉,不知会令丈夫如何的吃惊呢?
-果然,他除了吃惊外,又是多麽地兴奋! 今夜,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使用羽毛享乐
-那一天,丈夫买回了孔雀毛,我还以为是用来装饰的,没想到那只羽毛居然发挥了那麽大的作用!
-第一次,我把胸前摊开,丈夫用那只羽毛轻轻地拂了拂我的乳头,是的,只是用羽毛拂过,不知是什麽缘故,我觉得体内通过了一股电流....羽毛渐渐往下拂,乳房、肚子、侧腹...... 渐渐下去,当羽毛在大腿内侧拂过时,我已经完全湿了!-
羽毛的效果这麽大,丈夫非常高兴,几天之内,又陆续买回了许多羽毛,有鸵鸟毛、柔软的大毛笔小毛刷等。-
用那些羽毛类轻拂过时,为何那麽舒服呢?-
丈夫说:「你的全身好像到处都是性感带! 」-
当然有些时候我会觉得很痒、很难过,但同时又有电击般的高昂喜悦掠过。也许我的比喻不很恰当,不过,就像那种忍着小便的感觉 .......实在难以形容。
-丈夫看见我在前戏时就那麽迷乱而发出哼声时,也会兴奋起来,拼命地用羽毛拂着我。糟的是因为我会过分的湿,结果在真正性交时,一下子就插得深深的,反而没有什麽刺激感了!
-因此,每次用羽毛拂过後,我都要用卫生纸把分泌出来的爱液先擦乾净,然後再让丈夫的东西插进来。这样做,无论是对丈夫或对我,刺激都较大。
-用安全套时,我们也不用普通的,而是使用那种带有一粒粒突起物的变种套。-
不过,这些小道具只是辅助品罢了,我们最喜欢的前戏是:我仰在床上,丈夫跨在我头上,面向我的脚那边。然後丈夫用小羽毛轻拂我的乳房、下腹、大腿,我会忍不住把丈夫的阴茎衔在口中,又会不知不觉地把两只腿张得开开的。当羽毛拂过大腿内侧时,我在兴奋之馀,会把他的那个吸进咽喉深处!-
美妙的床上功夫
-【 我们双方都发现了彼此审视,彼此展览的高潮,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我们改变了一下体位,看见那个东西插在那裹..... 】
-我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丈夫用热情的眼光看着我,叫我把腿张开,一直盯着那裹又说:「再开一点!」
-我把大腿分得开开的,让整个花蕾呈现在他眼前。
-他没有动手摸我,而我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阳具。我挑逗他似地扭着身子,一面看着那个我最爱的东西。太可爱了!看着看着,刚才还是垂头丧气的,现在已渐渐地抬起头来,终於,指向天花板了。-
我们的前戏就是这样,彼此碰都不碰,只是看来看去。仅是这样,我的花蕾就已经湿了又湿,快满出来了。
-这个时候,丈夫就要进来了,不过我们的彼此展览并没有停止。他完全插入後,上身大大地往後倾,双手支在後面,我也抬起上半身,和他一样把双手撑在後面。丈夫最喜欢用这样的姿势做上下运动,看他自己的东西在我的花蕊中进进出出。我也为他旋转着腰,让那根东西像指挥棒一样地动着。丈夫配合我的动作,一面上上下下,一面不断地做反旋转运动。-
我们充分地享受过这个体位後,就采用我在上的骑乘位,一样让丈夫看得到进进出出的地方。有时我也仰着上半身,让丈夫看我晃动的乳房。-
「我要看看你的屁股!」有时他会这样要求。
-於是我温顺地转向後面,再往前趴下,丈夫会满足地抚着我的腰,摸我的臀部。
-我们的最高潮,是做迎合和退避运动。如果你们也能练习配合,相信要达到我们这样的境地并不难。
-当丈夫用力冲进来时,我就快速地後退一点,可是立刻又顶过去。丈夫收回去时,我也收一点,随即往前猛顶,就这样巧妙地配合迎合和退避运动。
-结婚十一年,我们才练就这麽美妙的床上功夫,我敢说,这正是我们夫妻的黄金时代。
-主动
-【我真弄不清楚他是喜欢还是讨厌,不过,他一旦做起来,真棒!我高兴死了!】-
我的那一半就是那样慢条斯理,看情形他并不讨厌房事,事实上还很喜欢呢!而且功夫也很棒,可是若不是我要,他绝不主动,真奇怪!我要的时候,他并不会生气,不,简直像老早就等着似的!
-所以,每次的床上时间,都是由我点火:-
「喂... 」(这是我说的)-
「嗯?」(这是他的回答)-
「看这边嘛!」(我)
- 「嗯.... 」(他)-
「好不好嘛!」(我)
- 「嗯?什麽?」(他)-
「我要脱你的....,乖孩子!我给你啧啧啧,啊?我.... 我.... 」(我)-
「哦、哦,你...」(他)-
「好好吃....这边....快点......我也要....」(我)
- 「嗯,好啊!」(他)-
「....」
- 「....」
- 「不要动!我给你套上,你不要动呵......啊....紧紧的,你今天太棒了,好紧,呼......」
-我反方向地跨坐在他身上,包住了他的东西,深深地套进去,旋转又旋转,我爱怎麽动就怎麽动。
-从这个时侯起,主客就颠倒了,他的引擎一发动,我就招架不住了!
-他总是先让我带动,等我累了就爬起来。好厉害,他盘坐在床上,把我的臀部抬起、放下、抬起、放下,一会儿又扭一下裹面,绕几下再放下....啊,忙死了!-
他有时快有时慢,慢慢旋转几下,然後放下,或是扭着慢慢下去,在我裹面拼命磨擦,再猛一放下,就在这一刹那,舒服妙感传遍了我的全身。-
「啊....不要,不要了......」-
可是,我仍然背对着他,他就又躺回去,尽情地动作....我忍不住了,一阵波浪袭来,达到了最高潮.....-
啊!我太喜欢了!-
我俩是契合的
-【在达到高潮时,我的身心确信我俩是契合的。因为我和他是那麽的一致。】
-三年来的婚姻生活,我一直都过得非常幸福。主要原因在於外子的体贴与温柔总是令我心荡神驰。夜里,等不及孩子们入睡,他已经一伸手将我拉进了被窝里。-
口里还提着孩子们的琐事,手却悄悄地探入了我的睡衣里,.... 。枕边的台灯映着我的双颊,不知怎的,我突然害羞起来。
- 「把灯熄了吧....。」-
「待会儿奶就不会觉得难为情了。」
-热情的吻一下子封住了我的嘴,足有一世纪长。然後,他的嘴唇滑过我的颈子,就此停在我的胸部。情不自禁地,我伸手握住了他的东西。与往常一样,当热腾腾的东西进入我的体内时,我的全身开始发烫。那瞬息之间的舒畅与充实,的确是无与伦比。-
然而,长期的幸福生活偶尔也会令我感到纳闷:「我俩真的契合吗?」尤其外子从不明白地表示好或不好,更教我不满,我甚至怀疑他在外头另有了比我出色的女人。-
老实说,我有可爱的孩子相伴,生活上也没有不满的地方; 丈夫的百般呵护,足使我毫无怨言。但是人就是那麽奇怪,日子一过得舒适,总喜欢胡思乱想,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啊!
-啊┅┅外子的动作愈来愈激烈,销魂的感觉宛如涟漪般,不断从我的下体扩散至全身各处。欢愉的波浪好像要一口气将我卷走似的。
-想来,我们一定相当的契合┅┅。否则,我不会停止一切思考,完全沈浸在无边的云雨之中。-
在天愿做比翼鸟-
【「贤伉俪如胶似漆,真正今人艳羡!」诚如附近太太们所说的,我们的确很契合。】
- 「咱们今晚来玩它几次吧!」-
外子一面微笑,一面直向我靠过来。「讨厌!」口里虽然娇嗔着,我的心却已经快要跳出来了,那地方更是像痉挛般地抖着。-
最近,外子特别喜欢看我浑身抖擞的模样。因此体位总是采用屈曲位,一面尽情地推压着,一面想看我的表情。而且,在明亮的灯光下┅┅。-
通常,再怎麽忘我,未达到高潮之前,我仍有相当的意识。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种表情。可是,当我眯起眼睛,看到丈夫那东西正紧塞着,顿时整个人恍恍惚惚,宛如就要瘫痪了一般。於是,「好了!」他通知我一声之後,立刻就趴在我上面,┅┅。-
自从了解彼此之间的契合度极高之後,我们便不再怀有任何忌讳。闺房作风遂渐地大胆起来。尤其当我知道可以完全信赖他後,更是有恃无恐。有时冲动之馀脱口而出:「今晚来一手吧!」连自己都难免要大吃一惊。
-今天也是我先要求行房。他漫应一声之後,立即对我展开攻击。只见那东西宛如无敌金钩般,矗立着向我直扑而来。一时之间,我热泪盈眶,如雨不断,幸福的喜悦充塞胸中,犹如要爆炸一般。-
一阵摇曳的缱绻之情,使我陷入恍恍惚惚的沉思当中。我暗暗对自己发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结连理枝。」┅┅。
-突然,他拍拍我的面颊,将我从失神中唤醒。我将与他天长地久,┅┅。-
丈夫的阳具-
【男性的阳具为什麽会那麽大呢?难道我的配偶比较特别?最近,我才知道这是一件幸福的事。】
-由於昨晚他过於激烈,使得我今天一整天恍恍惚惚地,站都站不稳;眼看艳阳高照,却一点事也不想做。
-结婚以来,同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清晨起床,总觉得他的东西还夹在那儿一般,微微痒痒,几乎不能动弹。
-昨晚,他那迅速勃起的性器不断揉搓着我的下方。在黑暗中,尖端溢出的液体闪闪┅┅温暖的东西钻入我热烘烘的体内,上下钻动。我的意识愈来愈模糊,终於整个下体都湿透了。「我等不下去了。」他迫不及待地说了一句,就把我压倒了。-
「啊!痛!」-
我本以为湿漉漉的一片,理当不会遇到什麽阻碍,不料一个撞击,痛得我忍不住叫出来。可是,突如其来的这声呼叫却好像反而带给了他刺激。也许他以为我会痛是因为他的东西特别大的缘故吧!-
於是,他突然刺进来,我再一次想开口呼叫,┅┅。但是瞬息间,那痛彻心扉的感觉竟然一变而为快感。曾几何时,我欢愉的轻呼和他兴奋的呻吟声已经交织一起,再也分不出谁是谁,┅┅。隐约之中,我彷佛听到他说:「腹部再用力摆!」於是,我意识朦胧地扣住那东西不放,┅┅。-
我一直想不通,那麽大的东西怎会会陷进一个小小的洞里呢?
-直到清晨的阳光遍??大地,我仍念念不忘那健壮无比的庞然大物。奇怪!它怎会变成那副模样呢?┅┅-
酒後的迷情-
【我真想看看它的卢山真面目。因为那东西总是在我的体内像一只野兽般,横冲直撞┅┅】-
我们夫妻平时不大喝酒,一旦有酒下肚,作风就会禁不住大胆起来,房事自然也会跟着变得非常露骨。一开始我们通常采行正常位,中途又变成背後位。以往我们都是拨出之後再行换位的;但最近已经改变习惯,就在插入的状况下直接更换体位。
-然而,浓浓的醉意并未使我忘了害羞。在我伏着的身子底下,他不断抚摸着我的乳房,直钻入我的下体。我一睁眼,就看到湿淋淋的阴毛正一根根地倒立着。羞怯之馀,我不觉扭起了腰部,谁知这一来正中他的下怀,「好!好!再用力一点!」
-当然我也感到很舒服,但胸腹悬空的姿势不免令我觉得不安,於是总想将自己的身子埋入被窝里。可是才触及被端,他已经强攻过来,硬是迫得我上半身直往後挺。或许此举给了他强烈的快感吧!就在我几次反覆这样作时,紧咬的牙关已经逐渐失去了知觉。-
此外,他也经常要求我改变体位。要不就教我单脚挂在他的肩膀上,要不就让我两脚往自己的肩上弯曲(像表演特技一般)。-
通常在这个时候,他绝不让我有片刻休息的机会。有时,我们会先以正常位开始;待插入後,再改变为相向的位置。在大部分时间里,我害羞的情形都是笔墨所难以形容的; 我的下半身总保持着蠕动的状态,与其说是作爱,倒不如说是游戏还恰当些。毕竟我更沉溺於高潮也是事实。
-我的下体宛如另一个生物般,不断地喘息着吐出热呼呼的火焰; 他的情况与我不相上下。
-有时,我甚至会怀疑那地方究竟藏有何种机关。更忍不住想知道当我们融成一体时,将会变成什麽样的情况┅┅。-
虽然他总认为他的东西较小,还不完全合乎我的膣道宽度,但是他一心一意想让我感到舒服却是毫无疑问的。-
对他的爱抚
-【就在周到地抚揉着外子的乳头时,他的阳具尖端居然也开始润湿起来了。这种现象恐怕连男性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哪!】-
眼看他那对愈来愈硬的乳头,我的也跟着坚挺起来,同时,隐约可似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全湿了。心慌意乱之中,我只能一面呼着:「不要!不要!」「快!快!」一面轻轻地摇头。-
然而,他好像有意挑逗我一般,特地抓着我的指头触摸他的乳头,教我爱抚他。既然他喜欢,我就老实不客气地先用手抓住後,再凑上嘴去轻咬。其间,他也不断玩弄着我的下体。一阵难以压抑的冲动,我猛地咬住了他的乳头。可是结果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发出了一连串低哼:「很好!很好┅┅。」
-我已经快要爆发了,他却意犹未尽,於是我们展开了 69 姿势。他一面抚摸我的乳房,一面轻轻地掀开我的大阴唇和小阴唇,将舌头┅┅。我喘息着,只知道自己的大腿正逐渐在痉挛着。-
另一方面,我也用舌头舔舔他的肛门,然後移往会阴。偶尔我以舌尖作轻压的动作,他就会露出一种消魂的表情。不一会儿,从尖端流出了透明的液体,我毫不犹豫,立即将舌尖往那雄壮的地方移去。尽管此时我们都想就此插入,但终归还是教我们拼命给忍住了。-
我对舌和口的用法非常自信。通常,我的嘴唇都好像是要将牙齿包住一般地先把他的东西衔起,然後稍微用力舔它的话,我的喉咙就会触着龟头。那种感觉委实难以形容,似安心感又似快感。在我全心玩弄着他的龟头时,他情不自禁哼出了声音:-
「啊!啊!我┅┅我不能忍受了!」
-於是,满头大汗的他鼓足气力,进入了我的体内。-
然後,我一面用力扭动着腰部,一面从他的耳边吻到颈际,呼呵着热气鼓励他:「再进去些!再进去些!」终於他全力一推,┅┅。此时,我整个腰部的感觉,无论愉快或疲惫,全都飞散开来; 渐渐地,我忘记了一切。
-他的手指
-【他的手指轻柔,技巧绝佳,真是┅┅。最近,只看到他的指头,下体就忍不住要润湿起来。】
-外子的爱抚向来都是既温柔又热情。那天,在我开口催他之前,他已经先行入浴完毕,手持报纸,坐在床上等我了。-
温存的当儿,他一定是先一手抚摸我的乳房,一手往下方游移。然後,突然用手掌爱抚内裤上方阴毛的附近; 接着再从大腿间将指头钻入内裤中。一口气扯下内裤之後,他继续往下游移,用手掌抚着阴毛;偶尔以冰冷的手指抓取我的阴核。此举令我感到阵阵的痉挛。
-他仍旧以划圆圈的方式围着阴毛抚按不止。这时,我想到了他那个东西,几乎忍不住要发狂了。┅┅一会儿,体内突然涌出的羞耻心,促使我下意识地想合起双腿。见我这样,他乾脆并上四指,想把它们拉得更开;於是,我愈是挣扎,愈引起强烈磨擦的爱抚。「奶再缩就更湿了!」他一面说着,一面增加自己的手劲。未几,我的双腿整个叉开了。
-接着,他把中指贴上阴核,作重点式的揉磨。这对局部的抚摸刺激很大。宛如麻醉药生效一般,我昏沉沉地进入了恍恍惚惚的状态中。
-在他还很冷静的当儿,我已经快要达到高潮了。我一面意识到自己的被虐状态,一面无法克制那传遍全身的快感。-
在这种恍恍惚惚的状况下,也不知维持了多久,突然我恢复了意识,紧紧埋在他的胸前急呼道:「快!快!放进去!」-
他大约也忍受不住了,到底顺从了我,立刻插进来。本来,在他方才交手的刹那间,我的阴核已经要退下去了; 可是,他这一插,高潮立即去而复返,我连摇动腹部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只是配合着他的抽动,一上一下地摇晃着,┅┅。我的阴核经过这一连串的刺激,业已进入麻痹的状态,只留下膣内灸热无比的充实感。尽管类似房事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但是每次的新鲜感总是撩得我愈来愈贪婪。
-偶尔我在上位时,我也会下意识地将阴核往他那儿用力压过去。就在那一瞬间,我不期然升起了一个念头:「此生已足够!」-
可爱的阳具
-【多可爱!多可爱的阳具啊!既可擦揉我的阴核,又能够在我口中耀武扬威┅┅。】
-初夜是那麽的使我难以忘怀,虽然婚前我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但是真正结成夫妻之後,彼此之间的顾忌才完全消失。-
有一天,他突然将露出的阳具塞入我的口中。我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因为这是他前所未有的举动。那东西红红的,和全身的皮肤截然不同。正自惊讶的当儿,尖端的缺口已经滴下了两、三滴液体,虽然只有两、三滴,但因为我的嘴巴本来就不大,所以几乎使我无法呼吸,遑论快感了。情急之下,我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
-从那事发生之後,到现在已经三年半了。不同的是,如今我已不再心怀畏惧,反而积极地想含那东西。有时我欲火难耐,便会趁他睡着时,将那东西衔入口中。接着,我再用手指玩弄它的根都。可是玩着玩着,它总是曾突然胀大起来,颇有一气冲天的气势。-
等它胀大之後,我就更恣意地摆弄它了。首先我把它从口中取出来,拿在手里仔细地欣赏。犹记新婚当时,它看来似乎黑些,那副样子就好像瞅着一个作坏事的人一般。外表看来是那麽的倔强,可是难掩孤单寂寥的意味。於是,我立刻用它抚摸我的脖子,然後将它埋入我的乳沟里。只觉得那东西在中间上下拍动,我的胸口一阵奇痒,他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了。但是,时机未到。
-那硬挺而温柔的东西继续下游,来到了我的下体; 顿时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它那粗大的外型和指头不同,一不小心就好像要滑入我的花丛之中一般。我不断忍受着,继续让它触摸我的阴核。
-两、三次以後,热腾腾的阴核使我感到愈来愈痒。他用手指稍微摸了一下,知道我已经湿透了,立刻改换成正常位,迳自朝着我插进来。起初,彷佛有一阵挤迫般的疼痛晃过,但是再压一次以後就繁紧地插入了。-
每逢生理日不能行房时,我就将它一直含在口中。虽然偶尔我会像吹横笛一般地改从侧面舔它,可是他似乎比较喜欢被我衔在口中。-
求??饶-
【我的全身上下都非常熟识他的阳具┅┅。总之,我那可爱的小宝贝绝不能向外发展。】
-外子好像特别敏感。每当我一面用指头抚摸他的阳具,一面用舌头吸吮时,他就忍不住扭动着身体低喃:-
「不要这样!我┅┅我受不了了!」
-但是他的确爱极了我的指头和舌头的按抚功夫,每次一定要排在我们行房的过程中。经过一再的琢磨之後,我的技术更是日益精进。总之,我对他的阳具就是念念不忘。
-我的技术不外乎是运用我的全身,诸如下巴、手腕、大腿、手指和嘴巴等。首先,我放低下巴,将手肘弯曲之後,再把阳具挪进去,慢慢地抚摸它。惭渐地,它便会在蠕动之中愈变愈大。-
接着,我把它夹在双腿之间,分享我丰裕的养分; 然後稍徽向上抬起,和我的阴毛相互磨擦。
-但是,外子还是喜欢手指和舌头的按抚。他总教我用拇指、食指和中指轻轻握着抚摸,同时一面用舌头舔舐。尤其他最喜欢让我轻舔後面的封口处。往往进行到这个步骤,他便情不自禁「啊啊┅┅」地喘息着。
-一听到他的声音,我也忍不住要跟着心旌摇动,但最後还是勉强忍了下来,继续玩弄它。「饶了我!┅┅!」到了激烈的颠峰,他竟然忘情地对我求饶。
-事後我问他时,他总是跟我装糊涂,「胡扯!我怎麽会这样说?」想一句话带过。可是,我的确听到了那一连串的哀求声了。-
每次,他的睾丸在接受抚摸时,都是一副很痒的样子,而且感到难为情似的。因此,我虽然衷心热爱着那柔软的东西,但偶尔我也会挖苦他。-
插入之後如果我先出来,我会先用手指触摸他的会阴部,於是他就会开始抚摸我的阴核,使我再一次地达到高潮。-
围炉情事-
【他的手指真讨厌!就在我暗暗滴咕着的当儿,我已经一丝不挂地赤露在明亮的光线下了┅┅。】
-上礼拜天的下午,我坐在围炉边说话时,丈夫突然打断我的话:「我们来一下吧!」就那麽巧,在他提议的最初,我也同时产生了同样的欲望。由於光线太亮,我顺手拉上了窗帘。不料,这个举动反而触动了他的好奇心。
- 「让我看看!」
-语毕,立刻教我双腿叉开向着窗边。这可是我平生第一遭。然而,不顾我的推拒,他硬是拉开了那连我都没见过的地方。
-拉开之後,他一面将阴毛往上抚摸,一面在阴唇旁边拨动着。「哪!都湿了!」说着,继续顺着大阴唇、小阴唇游移,未曾稍歇。
-然後,他让我起来看过之後,坐在沙发上。在他的轻抚之下,我的阴毛交织着。一时之间,我的胸口奇痒无比,彷佛就要晕过去一般。
-随後,他的指头移到阴唇上,拼命想将那儿拨开,找着阴核。啊!我已经了无遮拦地暴露在他的眼前了!冰冷的空气渗进了我的体内; 而他犹自在我叉开的大腿间用直直的手背抚摸不止。-
不久,他也开始神情恍惚起来。於是我趁机把手指探往他的下体,相互爱抚着。就在这时,窗帘突然随风摇曳,一道阳光扑了过来,照得我的阴毛耀目非凡,┅┅。望着他看直了的眼光,我情不自禁流出了水滴;不一会儿,已经湿成了一片了。
-於是,他把我的脚拉向围炉边,一面藉着红外线审视,一面喃喃自语:「真漂亮┅┅。」我快窒息了。在被窝里,他的热气吹拂着我的阴核,终於,我出来了。-
当再一次坐回围炉时,只见那东西又重新逼了过来。-
「啊!我要出来了!」喊完这句,我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享受体位-
【这样出色的东西,那儿还找得到?最近,无论是那一种体位,都会让我达到高潮。】-
结婚以後也将二年了。但是截至目前为止,我们从未作过同样姿势的房事。经常都是在时间和体位上作着各种不同的交替变化。
-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外子等我进入被窝之後,立刻粗暴地拉开棉被,然後依照当时的情绪进行。有时根本不经任何抚摸的动作,就直接行房;有时则尽情地享受 69 姿势。
-因此,到达高潮的时间时快时慢。-
今晚我们所采的就是 69 姿势。首先,他拨开我的胸罩,充分爱抚过乳房之後,就凑上嘴唇咬住了我的乳头。才一会儿功夫,我已经感觉自己快达到高潮了。可是他还是不满意,口里直说着:「还没湿,还没湿。」一面不断地在我的腹部和大腿上印上无数个吻。
-好不容易,手指触到那地方了,我立刻反射性地将他的阳具含入口中,几乎想一口把它吞下,然後就此一死了之。啊!多美妙的男性象徵!-
接触之後,才反覆抽送了两、三下,我就达到了高潮。刹那间,我的身子彷佛腾空之後骤然落在万紫千红的花园一般。一时,花蜜沾满全身,教我丧失了自由,丝毫动弹不得。恍惚间,似乎口水都泊泊流出了。-
另一方面,他却还迟迟不出来。抽送的动作依然持续着,汗水在两人的胸口问流淌,根本分不出到底是谁的。我已筋疲力尽,无法再摇动腰部,一心只想快些获得自由。可是,他却更加用力地抽动,这一来又唤起了我即将消失的快感。他每一抽动,就彷佛为我高潮的馀韵增添了几许活力。
-有时,不经爱抚的话,彼此还会有充分的力量作剧烈的运动,所以可以较早达到高潮。-
您说那一种比较好?┅┅事实上两种我都很喜欢。因为经常都是我先达到高潮的,所以我也就没有特意去分出它们的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