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中年成功白领
中年成功白领
??  星期一上午十点,我准时到了老K的办公室汇报。没错,老K就是我们部门头头,他姓况,英文名字又叫Kevin,大家背地里都喊他老K.此人已经四十多岁,平心而论,保养的不错。听说他偶尔会跟新进入公司的女员工发生一些什么事情,都是浅尝几次就住手了,算是给美女的见面礼吧。我加入公司的时候还没有分到他的手下,没有得到他的见面礼,也就无法判断传言的准确程度了。-
  从常识看,我觉得传言应该是有根据的,因为老K这个年纪正是男人偷腥的高发期,这种所谓的中年成功白领就没几个完全做到洁身自好的。如果老K只是浅尝辄止,已经算是很有良心的人了更多精彩请关注:de_deai.c0m。
-   我的汇报主旨很简单:我们组的销售情况还不错,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领导的意见是宝贵的,我们要坚决执行。老K当然不吃我这一套,听到一半就打断说:"Yolanda,你也别给我敷衍了,你们组的情况不妙,计划本身就很不好。公司管理层都对你们不满,甚至要八你们整个裁掉!"整个裁掉?那我岂不要喝西北风了!看到我惊呆,老K好像很满意,继续说:-
  "我不赞成裁掉你们组,但是管理架构要大变。组长调走,先停职培训,估计要降职。美国总公司已经决定空降一位组长,他是ABC,不太懂国内的情况,你做他的助手,算是第二负责人。就这样吧!"说完也不顾我还惊诧地僵坐在原地,自己又打起了电话。-
  我,小组第二负责人?走出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清醒过来,这也太夸张了吧,我的资历根本排不上号。我对自己的定位一直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埋头做事,决不出头,没想到偏偏让我卷入了漩涡。不过,我对我们组长那个老女人本来就很不满,跟她从来没有高高兴兴地共事过,她走人,我绝对举双手欢迎,而且我们小组上下绝对是一致欢迎!
-   整理了一下下午部门会议的资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条短信:"郁兰,你出游回来啦?有什么见闻分享一下?晚上请你吃日料怎么样?"根本不用看,就知道发信人肯定是荣小玻。我思考了一下,没有回信。-
  荣小玻可以说是我身边最帅的男生,跟我差不多大,长相身材都是第一流的,谈吐举止大方,很招女生喜爱。很多帅哥都不会配衣服,但是荣小玻例外,他的穿着打扮几乎无可挑剔。这样一个大帅哥,还做着高薪的管理咨询工作,哪能不沾到各种花花草草?嗯,他是主动去拈花惹草,虽然很低调,但是泡妞集邮决不含糊,至少跟二三十个女孩子有染过吧。或许还不止,因为除了他主动去追求之外,也不排除很多女孩子会投怀送抱,男人对于送上门的女人肯定会照单全收。-
  这些事情,我是听一位闺蜜说的,她也是两年前被荣小玻轻易搞定的,两人交往了几个月,她发现荣小玻一直没有停止拈花惹草,而且也从来没有跟她长久相处的意愿,只得结束了这段关系。然而她并不恨这个花花公子,只是提醒我千万注意,不要重蹈覆辙。-
  如果荣小玻不是个花花公子,那么他绝对是第一流的约会对象和结婚对象,光是那张脸就够让女人愉悦的了,何况他还有一肚子的取悦女人的方法。可是我有自知之明,功底不够就别取趟这个浑水吧!自从去年十月认识了荣小玻,他先后约过我十几次,我只赴约一次,还是周末下午喝咖啡,吃晚饭之前就散了;跟这么一个阅女无数的男人吃晚饭或者泡吧,总归太暧昧,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局面。-
  在这唯一的一次约会里,我非常谨慎,没有给对方任何错误印象,把两人的关系局限在朋友层面。奇怪的是,在碰了我的软钉子之后,荣小玻仍然时不时地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就算几次被我拒绝,下次还是照约不误。我何德何能,能够让他如此锲而不舍?或许他也是同时追逐好几个女人吧,他花在我身上的时间并不算多,这是我自己的理解。-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找到了Sophie,把今天上午老K告诉我的话,一五一十讲给她听。Sophie眉飞色舞地说:"你绝对是摊到好事了!我听人说,最近美国总公司要派一位华人公子过来锻炼,那位公子很有背景,真实身份不明,只知道是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也就三十出头,是当作大中华区CEO候选人培养的。好好跟他干活,你前途无量!更多精彩请关注:de_deai.c0m"
-  我听了也是一阵激动,觉得自己快熬出头了,嘴上却还是推辞道:"我这个人情商有限,怕伺候不了他。"Sophie说:「你已经够谨小慎微的了,这就是情商。再说,谁的情商不是后天练出来的?我看好你。如果真的是那位公子来了,我帮你出谋划策,绝对能够让你赢得他的信任。」正在说话间,荣小玻打电话过来了。我正好心情不错,就出去接了电话。小玻说:"我有一个朋友,在东京学了十年的寿司制作,马上要在浦东开店,做的都是最顶级的。今天他单独招待我们一桌客人,用他能买到的最上等的食材,你要是不加班的话,一定要来啊,我只请了你一个。"我平时最爱吃寿司,已经有点心动,但是还想钓钓他的胃口,就说:"可是我今天衣冠不整啊,累得慌,满头都是汗,没法见人。"小玻在电话里各种恳求,说了半天,我才答应下班后就去,只是拒绝了他开车来接的好意:第一是高峰时间太堵了,第二是不想被人看见说闲话。
-
--
  下午的会议很无聊,想到晚上跟荣小玻的约会,我居然有一点怦然心动。这个男人非常有质量,又有味道,但是没有女人能够驾驭他,我这个水平想成为他的正牌女友,也没有自信。今晚究竟该按照什么套路来?如果继续装作普通朋友,别说骗不了他,也骗不了我自己啊。跟前男友分手已经快两年了,没有遇到过合适的对象,甚至没有在脑海里YY的对象,除了工作就是看看书、看看电影、听听音乐,是不是我把自己的内心禁闭得太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又想起了昨天在火车上邂逅的那个男生,他是叫杨源吧?嗯,他看起来倒是一个不错的发展对象,可是我们只有一面之缘而已,再说一个OL和一个男大学生,这种组合怎么想怎么不靠谱啊。我就一个人坐在那里胡思乱想,想来想去,脑子里已经是一团浆糊。
-   按照惯例,部门会议由老K亲自主持,他不点名地批评了「某些小组的进度落后于年初计划」的情况,不用听也知道是我们小组。我们的老女人组长,脸色苍白,魂不守舍,应该是已经知道自己快要被停职培训了。从男人的观点看,可能会觉得这个老女人风韵犹存,很会打扮,三十五岁的人了还像三十不到的样子。-
  不过,在女人看来,此人简直是集嫉妒、闷骚、变态、压抑之大成,我们组里的七八个女生日夜都盼望她快点滚蛋。如果我当了所谓的第二负责人,不知道那些比我资深的男女会不会听我的?更多精彩请关注:de_deai.c0m
-  哎,这种事情,事先想破头也没用。我只希望那个斯坦福毕业的ABC公子,能够硬气一点,大权一把抓,而且还有能力提高业绩,这样我就好做了。我又是轻叹一声,为什么最近几天让我叹气的场合这么多呢?老K看到我叹气,可能是想安抚我,居然特地点了我的名字,表扬了一下。我礼貌地笑了笑,可惜他的夸奖无法解开我的心结……
-  没时间回家换衣服了,就穿着办公室套装去约会吧,今天天气热了,刚刚换上裙装和黑丝,说不定会让对方眼睛一亮,加大追求的力度呢?我又开始想像了。-
  有的男人喜欢女人简单清纯,有的男人喜欢女人成熟冷艳;有的男人喜欢OL风,有的却对OL风完全不感兴趣。-
  今天的我,应该算是不折不扣的OL风吧,藏青色的套装,裙子不过膝盖,下面是连裤黑丝袜,加上一双棕黑色的高跟鞋。因为是星期一,我想让自己显得尽量精明强干,就走了全深色的路线。这个打扮的风格就是成熟稳重有余,活泼可爱不足。不知道荣小玻喜欢这样的风格否?我对他的了解太少了,今天就算是碰运气吧,反正主动追求的人是他。 -
??  「怎么样,我没有忽悠你吧,郁兰?」荣小玻一边把一盘切的厚薄适中的鲷鱼刺身推到我面前,一边微笑道。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的嘴已经被塞满了。红金枪鱼、三文鱼、鲷鱼、比目鱼、扇贝、海螺、章鱼……今晚已经尝过多少种了?-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新鲜的鱼,刀工也是第一流的。无论是刺身还是寿司,如果这里做的可以打九十分,那么上海就没有一家店能打一百分了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dedelai.net。-
  看到我吃的高兴,荣小玻顺势给我倒了一杯清酒。如果第二天要上班,我一般是不喝酒的,今天破例已经喝了半壶,因为这么好的寿司,实在让人有喝酒的冲动啊!我喝一杯,荣小玻就陪一杯,眼看他的双颊已经通红,我想自己的脸应该也是一样的颜色吧。放下杯子,我由衷地感叹:「最近真开心啊!刚刚旅行回来,你就请我吃大餐,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这么开心了!」「郁兰美女是跟谁一起去旅行的呀?有什么意外收获没有?」荣小玻的问话略带一点醋意,不禁让我心中想笑。我斟满了一杯酒,慢慢地说:「嗯,我是一个人去的,肯定有很多人搭讪我啦,你懂的,我都好久没有被人搭讪过了……」看到他的神情有点紧张,我咯咯直笑:「哄你的了,有人搭讪我是真的,不过没有后续,我不是那么好搭讪的。」这家料理店还没有正式开业,能够摆下七八张桌子的店面里,只坐了我们两个人。老板刚才在料理台后面为我们准备食物,现在告一段落,坐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喝茶休息。我对他举起酒杯,说:「老板,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寿司,敬你一杯!」老板举起茶杯,微笑道:「我已经戒酒了,就以茶代酒吧。本来我今天是只想请小玻一个人过来提提意见的,但是他一定要请你一起,对你很不错啊。」我听了,不禁更加脸红发热。-
  眼看已经八点多了,菜吃完了,酒喝的差不多了,老板也开始收拾料理台了。
-   此时此刻,如果我礼貌地站起来道别,后面应该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吧?但是我没有,两壶清酒让我有一点头晕,心跳加速,似乎在渴望什么未知的事情。荣小玻的眼睛在我的身上游弋着,他很少直视我的双眼,却让我有一种被观察、被重视的感觉。于是我又伸手去拿酒壶,却被他一把抓住了右手。-
  呃,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身体接触。-
  「不要喝的太多了,再喝你就醉了。」荣小玻的声音,柔和里面带着坚定。-
  他用两手同时握住我的手,看到我没有反抗,就用一只手仔细摩挲我的手背。我感觉有一点点痒,是那种一直传到内心深处的痒。这夜晚,这气氛,这男人,让我的心不停地动摇着,动摇着……
-  虽然如此,假如他操之过急,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拒绝——这只是我们第二次单独约会,我没有义务满足他什么!可是他非常温柔,只是捏着我的手,然后凑到我的耳边说:「你喝的太急了,容易醉。茶能够解酒的,你知道吗?我的朋友在附近开了一家茶室,里面有上好的普洱,那个可是最解酒的喔,保证你明天不会宿醉。走,一起去吧。」
-   「你怎么到处都有朋友,不但能做料理,还能开茶馆。」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他。他一边拉着我的手站起来,一边答道:「我的朋友多着呢,都很有趣。要是你有兴趣,改天带你一个一个都见了。」说着,他已经向老板告别,不由分说,拉着我走出料理店,上了他的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他沉默地开着车,路灯不停地把行道树的影子投射到我们身上,感觉有点暧昧。-
  我一直以为男女之间要说话调情才会暧昧,今天才发现沉默其实可以更暧昧,我的心防就这么慢慢地瓦解了……-
  车顺着某条小路开了十分钟左右,这里应该是卢湾区的某个角落吧,他下了车,还是牵着我的手,我咬着嘴唇不敢抬头看他。走了几步,他指着路边的一座小楼,说:「就是这儿了。」我疑惑地问:「咦,怎么没开灯?」同时我的手心已经冒汗了……
-  他不说话,只是走到小楼前方,摸出钥匙,打开了大门,一边拉着我走进去,一边打开了灯。灯光很柔和,是那种昏黄的白炽灯,可以看出来这里的确是个茶馆,而且是那种日式的榻榻米茶馆,门口有一个小巧的人造山泉,装修都是全木的。他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看把你吓的,我还能把你拐卖了不成?这是我朋友开的茶馆,他最近一个月都有事回老家了,店暂时关闭了,钥匙给我留了一份。我平时照看着,也可以带朋友过来喝喝茶嘛。来来来,随便找一个喜欢的地方坐下吧。」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dedelai.net
--
-

--
-
  我脱掉高跟鞋,低头走进一间小茶室,跪坐在榻榻米上。-
  幸亏我的袜子没有任何刮破的痕迹,脚上也没有异味,否则真容易尴尬。荣小玻问我:「你是喝普洱,祁红,碧螺春,还是日式抹茶?」我说:「其实都可以啦,我的酒已经醒了一大半。既然是日式茶馆,就喝抹茶吧?」荣小玻答应了一声,开始清洗茶具,挑选抹茶粉,我从茶室里饶有兴味地看过去。过了大约一刻钟,他拾掇好了,一边在外面开始烹制,一边对我说:「本来是应该拿到茶室里面去点茶的,不过我的动作还不熟练,怕万一弄洒了烫到你,所以还是点好茶再拿进去给你喝。」我听了,突然有点莫名的感动。哎,女人也真是奇怪的生物,本来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也容易感动。
-   我远远地看着他烹茶,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实。正在恍惚中,他已经拿着两个茶碗进来了。-
  他首先把两个茶碗放到我面前的几案上;我还没有拿起茶碗,他就自作主张地坐在我旁边,而不是对面。我故作镇定地拿起茶碗,他用右手环住我的腰,左手拿起另一个茶碗,同时问我:「味道怎么样?」我感觉他的一只手若有若无地搭在我的腰间,慢慢地向小腹的方向移动,不禁紧张起来,茶汤微微洒出。他立即把自己的茶碗放下,用左手帮我拖住茶碗,说:「怎么了?-
  烫到没有?别着急,慢慢喝。」
-   嗯,说实话,他做的抹茶蛮好喝的,苦而不涩,浓而不烈,一股清香沁人心脾。我慢慢地喝完这一小碗,他已经是双手搂住了我的腰,一只手移动到小腹上,一只手却向大腿上移动……我转头看了他一眼,他却满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咳嗽了一声,说:「小玻,这个,你的手,是不是……」这句话还没说完,他的嘴唇已经吻上了我。我的第一反应是双手用力推向他,要把他推开,然后火速离开。但是那个吻简直耗尽了我的精力,我的牙齿被轻而易举地叩开了,然后他的舌头进来搅拌。由于刚刚喝了抹茶,两个人的嘴里都是茶香,我感觉自己像是突然又喝醉了一样,从头到脚都没了力气,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如此轻易地被他强吻。我想说话,想抗议,想让他放尊重点,但是他紧紧吻着我,毫不松口,同时双手按住我的肩头,使得我无法离开他的怀抱。可能过了一分钟,最多两分钟吧,我放弃了抵抗,整个人脱力了,栽倒在他怀里。-
  两年没有跟任何男人亲密接触,我很容易就进入了状态。他的吻很炽烈,他的爱抚更霸道,解开我的衬衫,直接就伸到内衣里面,用手指夹住乳头,我只感觉一阵阵触电般的刺激。他的另一只手顺着腰往下,隔着裙子抚摸着大腿,然后从裙子里面探进去,很有耐心地在双腿上来回游弋。看到我开始进入状态,他终于松开了嘴唇,低声在我耳边说:「你的身材比看起来更好……平时为什么不穿的更Hot一点?」我此时早就失魂落魄了,完全任凭摆布,哪里还顾得上答话。
-   外套脱掉,衬衫脱掉,粉红色胸罩完全暴露在他的目光下。
-   这个时候我有一点点羞涩,因为粉红的款式实在太像少女了,跟我外表的OL风完全不搭配嘛。不过他倒是没有多话,端详了片刻,就伸手到我背后,干净利落地解开了。从他解开胸罩的熟练程度看,我觉得传说中他的拈花惹草万人斩事迹应该不是假的。下一个瞬间,我已经被推倒在榻榻米上,因为背下面还垫着一个靠枕,所以并不觉得咯人——他到了这种时候还不忘考虑女人的感受啊,怪不得泡妞百战百胜呢……-
  他爬到我身上,轮流吮吸着两个乳头,夸奖说我的乳房形状不错,平时一定有很好的生活习惯。这个时候男人讲什么话都不重要了,我只感觉久旷的双腿之间湿的一塌糊涂,张开腿的时候甚至有一丝凉凉的感觉。他的一只手在我的双腿之间摸索,应该也发现了吧,我的脸已经热的无可复加。过了一会儿,他从我的胸口抬起头来,用力推开我的双腿,双手在裤袜的裆底上摸索着。我害怕他会用力撕坏,急忙抓住他的手,叫道:「别,别撕。」他笑了笑,低头给了我一个吻,说:「放心,我不会撕的啦。你湿的好厉害喔。」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把我的裤袜脱到膝盖下方,同时扯下我已经湿淋淋的粉色内裤。这个时候,他的皮带也已经解开,裤子很快脱下。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刚要叮嘱他,他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花花绿绿的小包装,撕开来,给自己戴上。我勉强用手肘支撑起身体,问他:「你随身就带着这个?」他不回答,只是示意我躺好,然后再次推开我的大腿。由于丝袜只脱到一半,我的大腿不可能打开到最大,我自己都不禁有些担心:这样能进来么?
--

--
-

-   他不像我的前男友那样急着用力刺入,而是将龟头缓缓在我的阴户上摩擦着,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角度,又似乎是在沾上我已经横溢的汁水。他是从上往下,又从下到上慢慢移动的,有好几次我以为他已经找准部位了,急忙向前迎合,却又失望地退了回来。他一边在阴户摩擦,一边观察我的表情,看到我有些失望而又急不可耐,就笑着说:「好啦,好啦,别紧张,我们慢慢来……」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对准了角度,在充分的润滑之下,慢慢就刺了一个龟头进来。我的双腿还受着连裤袜的束缚,下面是紧紧绷着的,他缓慢而有力的直直刺进,好像在用钝刀子割肉,让我不知道是痒还是疼。他的动作稍微粗暴一些,我就喊疼,于是他又放慢动作,缓缓退出来,然后再刺进去,如此反复再三。可能试探了几十次吧,他终于慢慢进入到了我的底部,我感觉整个肉腔都被他充满,快乐的感觉蔓延开来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dedelai.net。-
  按照我的习惯,此时是要将双腿盘在男人的腰间,任凭对方猛烈冲刺的。可是此时我的双腿无法张开,整个被他推倒胸前,甚至遮住了我自己的视线,这样我就不得不完全被动了。他从我身体的泥泞中退出来,再狠狠地插进去,我先是喘息着,然后低低地叫出来。他一边加速抽插,一边问我:「郁兰,你多久没有过了?」我本来不想回答,但是他激烈的动作使我精神无法集中,在恍惚中答道:
-   「两……两年了。」他捏住我大腿上的肉,用力顶了我两下,顶的我再也忍耐不住地大声喊了出来,然后他说:「真是暴殄天物啊,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想这样操你了……」说完就是一阵快速的猛烈撞击,好像要把我的灵魂都从嗓子里面撞出来,在极度的快感之中,我甚至觉得自己会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