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胖子找人妻
胖子找人妻

胖子找人妻

浴室内混乱的喘息声渐渐恢复了平静,娇妻无力的靠进陈胖子的怀里,无暇考虑淋浴间内我的目光,全力吸收着刚刚喷入子宫内的精液,从中榨取魔法能通过精神连接传输给我转化为灵能。
-  看着刚刚还腐败不堪的血肉慢慢的恢复,我自嘲着却不敢放声咆哮,苦闷却不能悲戚长哭,胸中放佛又块摸不到的巨石一样,横亘在胸前,无法推走,也不知道如何绕过。
-  隔了好一会,陈胖子与菲儿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出了不少汗的身子后,娇妻才轻蹙着柳眉,慢慢将矮胖男人的丑陋阳具退出美妙的蝴蝶穴口。缓缓的直起娇躯,而后搀扶着陈胖子出了浴缸。
-  看到菲儿媚眼里眨着几丝疲惫与不适,看来刚才为了掩饰我发出的声音,菲儿不顾自己的身体拼命取悦陈胖子让小穴平添了不少伤痛。心理默默念着对娇妻的抱歉,此时的我,只能一个劲痛骂自己的无能与莽撞。-
  “妃菲……等一下……我要尿尿”陈胖子随口说了一句后,就在菲儿的搀扶下来到了抽水马桶前,示意娇妻扶住肉棒,为他把尿娇妻狭长优美的媚眼闪烁着屈辱,但是有求于陈胖子的菲儿当然没有彻底拒绝陈胖子要求的勇气,定了一小会,娇妻还是慢慢弯下修长的纤腿,蹲在陈胖子的身旁,用一只雪白的小手轻轻套弄了几下陈胖子的粗短阳物,而后用葱指直接固定住,冲向了马桶口。
-  陈胖子带着满足得意洋洋的看着菲儿在身下的服务,全然没有察觉到就在不到2米的距离外,一个男人狰狞的怒火可以将他烧的一干二净。
-  就在娇妻还在疑惑陈胖子为什么还不尿,纤指猛然感觉到肉棒上青筋的鼓动,忽然哧的一声,腥黄的尿液从马眼口尽情地喷出,在菲儿的眼前得意忘形定的飞流直下,洒落进了马桶内。
-  娇妻皱着秀鼻,忍受着尿液四溅在自己裸白的身前,雪指还要时不时的撸弄几下阴茎表皮,让陈胖子一只手按住菲儿乌黑的长发,发出舒爽的叹息滴滴浇落的水声终于在我的怒意中消失,陈胖子舒服的抖了个尿颤,就在要拉起菲儿继续到浴室外淫乐的时候,忽然嗅嗅鼻子,怀疑地问道“怎么又一股腥臭味”听到这里娇妻赶忙眨了眨修长的媚眼,拉起陈胖子的胳臂撒娇“哼……都是主人……刚才尿……的……”
-  “不对,我常年在餐馆工作,嗅觉可不是一般,这不是我的尿液味道,这是腐烂的血肉的味道,淋浴间里有什么么?”-
  陈胖子的话让娇妻雪白的媚脸一惊,小嘴微微抖动,如果让他发现淋浴间里藏着的我,那么以后很多事情可就不好解释了,更何况现在的我皮肉还没完全恢复,要是被他看见自己丈夫腐烂着皮肉的样子,恐怕别说是吸取魔法能了,以后连怎么在现实里生活都是个问题吧想到这里菲儿媚眼流转,忽然跪在陈胖子的身前,一张小嘴直接含入陈胖子刚刚尿完尿的肉棒。
-  “哦……妃菲……你这是……”-
  肉棒忽然闯入一个温润的小洞内,里面一张灵活的嫩舌不停挑逗着陈胖子肉棒的马眼口,不一会就让他发出快感的低吟声。
-  菲儿为了掩饰我的存在,此时下定决心一定要转移陈胖子的注意力,所以没有回答陈胖子的问题,只顾着含住还带着淡淡腥味的肉棒,螓首疯狂的在陈胖子的胯下前后运动套弄着,要让陈胖子的脑袋里完全被自己檀口的温妙裹吸感填满,无暇去想淋浴间的事情。-
  看着菲儿的付出,此时我的只能用已经恢复大半的手紧抓着头发,又一次暗骂起自己的愚蠢让娇妻受苦。-
  浴室外的陈胖子自然不会知道此时我的感受,双手不自觉的捏住了菲儿的秀发,两只小眼睛舒服的紧闭,一张蛤蟆嘴里发着舒爽的叹息,夹杂着菲儿在胯下传来的闷哼声,这些刺耳的东西一股脑的钻进了我的耳朵里,怎么也摆脱不掉。-
  伴随着火热的鼻息,娇妻原本娇嫩的两瓣唇肉分成上下两端贴住陈胖子黝黑的肉棒表皮蠕动着,两端雪腮凹入,带着搅拌着口水的声音,拼命的在吮吸陈胖子的阴茎鼓冠区。-
  “哦……妃菲……你的嘴巴……太爽了……”
-  陈胖子叹息着丑陋的欲望,这种占有我娇妻娇唇后的称赞不喾于对菲儿真正丈夫的我的无情嘲弄,看着菲儿只是修长的美目微笑了一下继续自己胯下的工作,我两拳更只有无奈的握紧,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决定不了,只能悲愤的接受眼前的现实。
-  灵巧滑嫩的美舌不住的拨弄敏感的马眼,即使那里有肮脏的包皮垢,菲儿似乎也没有嫌弃什么,陈胖子早就已经忘记了淋浴间内他的担心,现在的他完全沉浸在我美丽娇妻的温润口腔里无法自拔,两只大手紧紧摁住菲儿的黑长秀发,自己的腰部开始不自觉地附和着菲儿螓首运动的频率挺动着,占有着,发泄着。
-  毕竟是射过一次了,陈胖子这次坚持的时间相当长,菲儿雪白的额头开始分泌一丝香汗,看到娇妻的辛苦,我一阵心疼,往常菲儿给我做的时候只要累了我都不忍心继续的,只怕让我的菲儿吃苦。-
  不过眼前的娇妻却并不在乎自己,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如何取悦身前矮胖男人中去,看到陈胖子还没什么明显的射精迹象,菲儿腾出一只小手,分出两根纤细的手指,直接探到胯下夹住陈胖子睾丸,开始慢慢在手里绕着圈玩弄起来。-
  自己的命根子忽然被身下的大美女掌控在手中,酥麻微痛的快感通过脊髓直冲入脑中,逼得陈胖子叹出一声粗重的鼻息,想在示威一般宣示着对于菲儿身体的占有。
-  两只被黑色阴囊皮包裹住的双丸在菲儿纤细雪白的手指中上下翻腾,不时的还轻轻碰撞一下,娇妻魅惑的小嘴也没有闲着,配合着手部的动作,一次次的直达阴茎根部,让那只粗短丑陋的阳具尽情的直抵咽喉,充分让陈胖子享受了深喉的快感,不过好在他的阳具长度一般,所以没有插入到菲儿的食道深处,否则我真的不知道看到娇妻翻着修长媚眼被插到嘴角流出长长口水的痴女淫态会不会发疯。
-  睾丸的刺激终于让陈胖子射精的感觉重新抬头,陈胖子自己主动挺入菲儿的檀口内的频率也明显加快了不少,连带着娇妻嗯哼的声音也凌乱了许多,透出更多的淫靡气氛。
-  明显感觉到唇内的肉棒又粗大了一圈,菲儿扬起俏首媚笑了一下,忽然原本把玩双丸的小手向陈胖子肥大的屁股下末期,直接寻到菊花口,用修长的美指开始轻轻抠弄起陈胖子的菊花来“哦……妃菲……你……啊……”-
  敏感的菊花被菲儿忽然攻击,陈胖子似乎也准备不足,大嘴里的声音荒芜杂乱,已经看得出,这个矮胖的丑汉已经完全处于缴枪的边缘,就要被菲儿高超的手口技术打的丢盔卸甲,一泻千里了。
-  “妃菲……我……我要不行了……啊……”-
  陈胖子双腿颤抖不住,大嘴不断倒抽着凉气,菲儿却忽然在胯下泛出一股小恶魔的坏笑,不管陈胖子的声音,娇唇拼命的含住陈胖子粗短肉棒死死的裹吸,修长雪指的动作也越来越富有侵略性,原本是一场为了掩饰我的存在转移陈胖子注意力的被迫服务,此时我却发现菲儿也许已经沉浸于这场淫乱游戏之中了。-
  浴室外两人的声音越发的淫乱,菲儿的温润的口腔搅拌着口水在不断吮吸着陈胖子的肉棒,咕噜咕噜,吧唧吧唧的声响此起彼伏从娇妻的唇口边漏出,陈胖子的此时脸色早就憋得通红,腰部的动作也开始完全被菲儿的频率牵着鼻子走,看到陈胖子已经完全处在崩溃的边缘,菲儿又是一个得意的媚笑,手指忽然上提一紧,随着菊花处传来的突然刺激,陈胖子再也没有抵抗的余力,下体重重一挺,肉棒口抵在菲儿的咽喉边上,扑哧扑哧的交出了自己的精华。-
  欲望的宣泄之后,是陈胖子气喘吁吁的看着菲儿饮下自己喷出的腥臭浊液的羞态,看着娇妻轻皱着柳眉运动喉咙发着咕哝声音吞食精液的动作,陈胖子得意的用手拍了拍菲儿雪腻的侧颜。
-  这次射精并没有为我的身体带来什么变化,这是也当然的了,菲儿只有子宫可以吸收精液,榨取里面的魔法能通过精神连接传递到我的体内被我转化为灵能维持肉身,从嘴巴咽下去的精液对于我的身体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  连射两次,陈胖子也顾不上刚才的疑虑,两只粗短的胖腿现在已经开始微微打颤,跪在身前的菲儿看到陈胖子有些体力不支,赶忙直起身子,用自己香软的娇躯支撑住那具五短矮胖的躯体。
-  “呼……妃菲……你个小妖精……你是真要把我榨干啊”陈胖子看到菲儿主动靠进自己的怀里,伸出手捏了一把娇妻的巨乳调笑起来。-
  “主人还说,刚才……插的那么用力……都要吓死妃菲了”娇妻撒娇似的用雪白的身子蹭了一下陈胖子,大概也是忽然想起淋浴间还有自己的丈夫在注视着自己,菲儿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抓起平常家里自己用的毛巾,用雪白的小手捏着,替陈胖子温柔的擦拭起了额头的汗水看到娇妻这份温柔被一个丑陋的男人尽情的享受,我心里已经痛到几乎麻木,不知道这份残忍的假戏菲儿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呵呵,妃菲,我也有点累了,我们……我们进屋里玩吧”菲儿没有拒绝陈胖子的提议,微微点点头,弯下腰直接拣了一双拖鞋,主动弯下纤腰,抬起美臀替陈胖子穿上,任凭矮胖的男人的脏手在她身后肆意的抚摸雪白的臀肉。
-  保持着这种露骨的诱惑,菲儿扶着穿好拖鞋的陈胖子慢慢走出了浴室,只留下我还怅然的面对着刚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虽然我心里愤恨与恼怒交织,但是此时我仍然清楚,菲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肉身,我不可能辜负了娇妻的付出,既然美丽柔弱的妻子都可以坦然面对这种命运的安排,我又有什么理由就在这里向它屈服呢?想到这里,我又一次鼓足了勇气,轻拉开淋浴间的门,走到浴室外微微让浴室门露出一个小缝,做好了第二次接受灵魂连接传来的妻子忍受屈辱才得以榨取来的魔法能量。
-  卧室内的陈胖子此时坐在床沿边上,娇妻也只是依偎在陈胖子的怀里,任凭他的手在自己的光滑雪嫩的皮肤上游走,大概是有些累了,陈胖子并没有着急来第三次,不过也并不奇怪,任何一个男人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连射两次之后,再让他马上来第三次几乎都是不可能的吧,即使面对的是菲儿这样的超级大美女。
-  “呼呼,主人怎么了?真的累了么?”-
  菲儿温顺乖巧的躲在陈胖子的怀里,一面承受着对方的揉捏,一面用小手轻轻抓着那只丑陋的阳具慢慢扒拉着,希望用这种方式让那根粗短的肉棒再一次振作精神。-
  “呵呵……妃菲,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早晚有一天我要被你榨成人干啊”“嘻嘻,主人真是的,妃菲就是喜欢主人精液灌进身体内那种满满的感觉呀”修长的媚眼闪烁着魅惑,菲儿樱唇里吐着羞人淫乱的情话,为的就是刺激身边男人的情欲,早日为自己的丈夫榨取到魔法能,虽然明知道这一点,可是一听到自己的娇妻主动在和这样一个丑陋男人肆无忌惮的调情,我的心里还是被苦闷填满,怎么也忽略不掉。-
  “哦?妃菲真的那么喜欢我的肉棒?”
-  “呼呼,最喜欢了”菲儿故意做出一副娇憨可爱的神色,小手猛的握紧了那根颓软的肉棒,希望这样的刺激能够让陈胖子有点反应。
-  不过事与愿违,虽然陈胖子的小眼睛里满满都是兴奋地神采,不过身体的机能毕竟不是单纯靠精神就可以弥补的,那根粗短的肉棒在娇妻的雪手里还是软不拉几的耸拉着,毫无生机。
-  看到陈胖子的不中用,菲儿的媚脸上略微露出了不快,不过毕竟现在还不好表现出来,没有办法,暗叹一口气,菲儿直接侧过身子,面对面坐在陈胖子的身上,两只腿夹紧了他的虎腰,用自己下面那只漂亮的蝴蝶穴穴口的粉嫩阴蒂慢慢磨蹭起陈胖子的肉棒棒身。-
  粉嫩的蜜肉贴在粗黑的棒身上不断地摩擦挑逗着,菲儿修长的美目闪烁着欲望的瞳光,朱唇微吐,缓缓地吟出淫靡气息。
-  “主人……妃菲……下面……空荡荡的……主人……快一点……硬起来啊……好好地……填满妃菲的哪里啊……”-
  陈胖子猥琐的笑着,一双大手死死搂住菲儿纤细柔软的腰肢,但是他自己此时神色也颇为尴尬,大美女如此的勾引诱惑,自己居然下体还是没什么明显反应,看来刚才那两次连续射精,自己的身体真是有点吃不消了,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呐……主人……快一点嘛……妃菲……下面好痒……”
-  修长的媚眼半睁半闭,蓝色的眼瞳被漂亮的双眼皮裹藏住了一半,此时半眨着,倒显出了无尽的媚态,配合着软腻声调下的淫语,连在浴室里偷窥卧室里的我的下身都已经高高支撑起帐篷,陈胖子却还是无福享受这些。-
  美臀摇晃,带着蝴蝶蜜口轻轻分泌出的汁液涂在棒身上,充分做着润滑的准备,就等待那粗短的阳具一旦有了硬直的反应,菲儿的美蚌就可以马上将它含入穴内,用紧密的膣肉从那根肉棒里榨出新鲜的精液。
-  不过陈胖子的无能的表现还是让菲儿的挑逗再一次无功而返,似乎有些厌倦了整个丑男人的无能,菲儿气鼓鼓的推开了陈胖子的胖身,一下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哼,笨蛋主人,没用的主人,居然一点也不硬,你去死好了”菲儿撅着红嫩的娇唇嗔怪着陈胖子,对方却丝毫不敢还嘴,在男女性爱上,不论社会地位如何,往往性能力弱势的一方都会自然而然的处在关系链的下端,这是人的动物本能所决定的。-
  如果不是为了我的肉身,恐怕菲儿早就将这种没用的男人踹出门外了—当然了,不是为了我的肉身,菲儿也不会委身于这种男人。不过现在毕竟还有自己心爱的丈夫那岌岌可危的肉身在等着自己榨取魔法能去挽救,所以菲儿尽管赌气般的推开了陈胖子,但是却不能真的将他扫地出门,媚眼眨了眨,娇妻还要想想别的办法,尽快的让那个没用的胖子硬起来。-
  “妃菲,对不起……今天我是真有点累了,要不,明天吧”开玩笑,菲儿忍受着巨大的耻辱来向你这种人献媚,可不是真的为了你那根短肉棒,菲儿要的是魔法能,精液里蕴含的魔法能,今天不修补好我的身体,到了明天恶化后又要重新多做一次多收一次屈辱,这无论是我还是菲儿,可都是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  菲儿的想法果然和我一样,看到陈胖子真的悻悻的起身要寻出衣裤离开,娇妻赶忙换上了迷人的微笑,小手按住了陈胖子“不嘛,主人,不要离开妃菲哦,妃菲还没玩够呢,妃菲还要主人的肉棒,请主人再给妃菲一次吧,啾”菲儿甜腻的媚声随着一个香吻,果然还是让陈胖子的屁股想灌了铅一样又沉在了床上,不过虽然暂时稳住了陈胖子,下体的肉棒如何恢复还是一个现实的难题。-
  就在还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菲儿的眼神里闪出光芒,转身对着陈胖子媚笑一下“呼呼,主人,我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主人要我穿黑丝袜和主人做的吧,那这次我也有好东西给主人看哦”听着菲儿香腻的声音,我心头一沉,看来娇妻这次为了我,又要牺牲自己和陈胖子玩什么羞人的玩法了。-
  陈胖子不置可否,菲儿却没有继续等待,转身到袜柜里翻寻起来,不会找出了一只黑丝裤袜,那正是那个雨后的下午我和菲儿在女装店里调情时菲儿穿的那只看不见,也不顾上我的愤怒,菲儿炫耀般在陈胖子眼前亮了亮,看到对方暧昧的神态,娇妻媚笑了一下,果然是赌对了。
-  菲儿的神色透出万种的风情,慢慢的弯下细腰,故意让两只巨乳在空气中摇晃着波浪,先伸出一只美腿蹬进了黑丝裤袜的一边,看着黑丝叭的一声贴住了娇妻优美曲线的长腿,陈胖子的下身也是微微有了些许的反应,这个变态的胖子,果然也是个黑丝控菲儿也察觉到了这微小的改变,抿住小嘴,保持着媚笑的诱惑,另一只光滑的美腿也慢慢的保持着优雅的姿态缓缓地送进了裤袜里,看着黑色的丝袜渐渐将娇妻原本的雪腻的下半身尽数包裹住的撩人景象,此时的我居然一时也顾上愤怒,恢复了七八成的手开始主动的握住自己的肉棒,我居然看着自己的娇妻在别人面前献媚的淫荡场面开始手淫了!-
  此时菲儿的娇躯可谓黑白分明,从纤细的腰部,可爱娇俏的肚脐开始往上,是裸露着雪色的肌肤映衬的迷人巨乳。这之下,则是被紧紧的黑丝料裹住的长腿翘臀那优美曲线,两者交相辉映,在陈胖子的猥琐眼神打量下,肆无忌惮的炫耀着菲儿傲人的容姿。-
  “呐,主人,妃菲的下半身被裤袜的黑丝挡住了,主人的肉棒进不来妃菲的小穴里了哦?”-
  菲儿故意嘟哝起樱色的丰唇,用香甜滑腻的语句引诱着陈胖子的情欲,她虽然把身体献给了这个男人,但在精神上,娇妻要成为这个男人的主宰,要让陈胖子只会跟随着欲望的驱动,永远被菲儿身体的诱惑牵着鼻子走。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的给自己的丈夫榨取出充足的魔法能量,才会给自己丈夫的肉身存在提供一个稳定的能量来源。
-  陈胖子的呼吸有些变得凌乱粗重,下体也微微抬起了头,看到陈胖子傻里傻气的不说话,只是瞪红了眼贪婪的看向自己,等待着娇妻自己的主动,菲儿的粉脸上略微带出一丝鄙夷,不过旋即也只能自己主动献媚,毕竟我的身体在菲儿的心中此时才是第一位的,自己的羞耻心,矜持感,这些都是可以为了我随时抛弃的东西菲儿美目里的蓝瞳媚的几乎要滴出了水,缓缓的带着暧昧的节奏转过了身子,微微向前哈着腰,将黑丝裹住的浑圆挺翘的美臀冲向了陈胖子“主人……菲儿小穴外的黑丝,就请……主人……撕开吧,撕开后,主人的肉棒,一定要进来哦。”-
  看着如此蛊惑人心的媚态,陈胖子咽了一丝口水,直接用大手陷入了菲儿紧绷的臀肉内,用一张臭嘴毫不在乎的直接在菲儿的美臀上舔舐起来。-
  “啊……不……不要……不要这么舔啊……主人……别……啊……主人……不要……往小穴里……吹气啊……啊……”-
  菲儿故意摇晃着翘臀,让陈胖子的拖拉着腥臭的涎水在自己的美臀上随意猥亵,不过没想到他直接用舌头贴住娇妻的小穴口不住的舔弄,粗热的鼻息伴随着欲望的喘息直接透过黑丝料冲入了菲儿此时敏感的小穴内,让娇妻发出了阵阵悠长的呻吟声。
-  看着菲儿与陈胖子玩着我都没享受过的玩法,我内心此时既然矛盾于自己娇妻落入矮胖丑男的侮辱,也兴奋于艳丽场景的视觉刺激,下体的顶端开始不随我意志控制的流出了兴奋的证据,前列腺液。
-  菲儿的极致魅惑终于收到了效果,似乎下体的欲望又开始蠢蠢欲动,终于情欲被撩拨起来得陈胖子开始精虫渐渐填满了大脑,在将自己的口水涂满了娇妻浑圆的美臀上后,熬不过欲望的煎熬,陈胖子直接伸出大手在娇妻下体处撕开了一个口子,让美丽的蝴蝶穴赤裸裸的直面自己透着淫欲的鼠目。
-  “嗯……滋……”-
  陈胖子看着粉嫩的蜜穴口没有犹豫,直接舌尖伸入了蜜道里舔舐了一圈,透着唇舌间搅拌汁液的淫靡声,娇妻发出了一阵荒乱的高吟“啊……主人……啊……”
-  看着菲儿此时臣服在陈胖子的舌头下,无论是我还是陈胖子,竟然都不约而同的欲望被彻底燃起,陈胖子淫笑了一下,似乎随着肉棒的挺立,他作为男人的自信又开始恢复了,不再似刚才一副死灰脸耸拉着脑袋的倒霉样了。-
  陈胖子直起身子,把住菲儿的翘臀,刚想提枪上马,忽然被娇妻媚声喝止“不……不要主人……我们……今天换个体位……玩吧”好奇于娇气的提议,陈胖子没有说什么淫笑着拍了一下菲儿的美臀,又重新坐到了床沿边上,等候着娇妻下一步的动作菲儿略微定了定神,转过身来,将拥有饱满巨乳的正面全都展示给了陈胖子,略微喘了口气,像是做好了某种心理准备一样,娇妻带着十足的媚笑,将雪腻的娇躯慢慢靠近了陈胖子先是让陈胖子微微后倾斜身子往双人床的深处移动了一些位置,然后菲儿直接将两只美腿高高抬起绕过陈胖子粗短的脖子搭在肩上,美腿交叠的缠绕在他的脖颈后面,美臀深沉,牢牢的坐在陈胖子的胯上,两只雪手向后支撑住余下的身体重量,漂亮的蝴蝶蜜穴口则牢牢的抵住了陈胖子那只黝黑粗短的阳物,随时恭候着猥琐丑男的进入。
-  “哈哈,没想到,妃菲,你这个小骚货居然还会这么玩啊”陈胖子无情的调笑深深刺痛着我,看着娇妻在别的男人面前展露出在我眼前不曾有过的魅惑淫荡,此时除了难过之外,心理居然还产生小小的兴奋感,驱动着我运动着双手,撸弄自己的肉棒,看着娇妻和别的男人的交合,这种变态的兴奋感,连我自己现在都难以置信的出现在自己身上。
-  “呼呼,妃菲呢……就是一个……淫乱的小骚货哦,就是为了,把主人的臭臭的精液,全都榨出来哦”菲儿眨着修长的媚眼从下面向上看着陈胖子,小嘴里吐着真假参半的的话语,引诱着陈胖子早一点插入自己的蜜穴“哈哈,那好啊,那就让我淫荡的奴隶,尽情的榨干我吧,妃菲,我来了”陈胖子放荡的笑声过后,下体微微一挺,已经恢复了七八分的肉棒直接插入了菲儿的蝴蝶蜜穴口内,粉嫩的蚌肉中间不再是空荡荡的一个小洞,而是换成了一根粗黑的肉棒在中间来回的进出肆虐。
-  “啊……主人的……进来了”菲儿小嘴里吐出悠长的叹息,原本紧凑的蜜穴内突然进入粗硬的异物,还是让娇妻的粉脸上泛出了阵阵羞红,看来无论多少次,娇妻在面对其他男人侵犯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会露出迷人的涩赧。-
  “呵呵,妃菲……你的叫声……真迷人”陈胖子双手托住菲儿的美臀,腰部开始奋力的向上挺动着,两人的交合出开始发出了有节奏的劈啪声和淫水搅拌声,没想到在陈胖子插入前,菲儿的蜜道里就已经泥泞不堪了。
-  “啊……不……不要说了……主人……啊……”
-  菲儿被陈胖子的调戏羞辱的愈加的难为情,一双长腿在陈胖子脖颈后缠绕的更加紧密,陈胖子也察觉到了这点,知道娇妻的羞辱感加深了兴奋度,嘴角咧出个淫笑,继续用言语戏谑着美丽的菲儿“嗯……刚才……妃菲……还那么欲求不满……是不是你老公平常不能满足你啊”“啊……不……不是……”-
  “不是……那好,我要拔出来啦,你找你老公去吧”听到陈胖子又拿这个威胁菲儿,我心里一阵愤慨,这个混蛋胖子,就那么喜欢在精神上玩弄菲儿么?-
  “不……不要……”-
  听到陈胖子的装腔作势,菲儿赶紧努力的用长腿拉住陈胖子的脖子,美臀深深的沉下,想牢牢的把陈胖子的肉棒全都吸进自己的蜜道里,不让他拔出,不想这恰好上了陈胖子的当,随着菲儿向下沉腰的动作,陈胖子忽然双手紧紧搂住菲儿的纤腰,肉棒死死的向上一顶,一下子顶到了菲儿的子宫口上。-
  “啊……怎么……会……啊……顶……主人……顶到了……”
-  往常陈胖子粗短的阴茎本来是探不到菲儿的花心的,不过现在这女上座位本来就利于肉棒的深插,加上菲儿主动沉腰配合,这次陈胖子居然阴谋得逞,肉棒顶端直接抵住了菲儿平滑的子宫口边缘,让娇妻下体传来阵阵的酥麻感,犹如触电一般。
-  “哦……妃菲……你夹得好紧……嘿嘿……怎么样……我顶的……厉害吧”“啊……主人……好……好深……啊……好刺激……啊……妃菲……要……不行了……啊……”
-  菲儿开始突出猩红的嫩舌,任由嘴角口水肆意留下,本来支撑着自己身体重量的雪白小手早就瘫软不行,此时的菲儿雪白的娇躯平衡全靠陈胖子托住挺翘的雪臀才勉强维系“啊……啊……主人……好棒……”-
  看着黝黑的肉棒深深的插入菲儿粉嫩的蝴蝶口内肆虐的淫乱景象,我的肉棒也已经兴奋到极致,随着菲儿的疯狂的叫床声,居然我没有停住,直接泄了出来……-
  “妃菲……我……也要……出来了……似乎……你……吸的……太……好了……”
-  陈胖子的肉棒随着菲儿的媚声催情似乎也到了最后关头,吻着在横陈在自己肩上的黑丝美腿,望着菲儿的樱红四溢的雪颜,陈胖子腰部的蠕动频率愈发的快速,毫不怜惜的蹂躏着娇妻娇嫩的下体“啊……啊……请……主人……射进……妃菲的子宫内……快一点……主人……快一点啊……”
-  菲儿知道了陈胖子也要到了最后关头,赶忙用了更为淫乱的催精情话,期盼着陈胖子早一点泄入自己的子宫内。
-  “啊……妃菲……我的……小骚货……我来了……接受吧……”
-  “啊……啊……主人……的……全进来了啊……小骚货……被……填满了……啊……”-
  随着陈胖子的紧腿深插,我的娇妻的子宫内,又一次的被别的男人的精液所玷污,而我,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等待着魔法能量的传递……